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法库文化 >> 心情随笔 >> 内容

年(原创)

作者:淡淡荷香  时间:2011-9-27 10:49:01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对年的渴望与快乐感,我大多还是停留在童年的记忆中:穿新衣到处走街访友,那欢笑声,真让我相信已经到达了老师所讲的共产主义了;喜欢吃妈妈做的蒸肉。吃一口顺嘴流油不说,要是把那肉汤儿拌在白米饭里,你就吃吧,...

对年的渴望与快乐感,我大多还是停留在童年的记忆中:穿新衣到处走街访友,那欢笑声,真让我相信已经到达了老师所讲的共产主义了;喜欢吃妈妈做的蒸肉。吃一口顺嘴流油不说,要是把那肉汤儿拌在白米饭里,你就吃吧,那味道别提有多香美!就是现在每每想起,还口留余香。那儿个时候过年,兜里还能有零花钱。巴巴盼了一年的东西,都想看一看,买一买,尝一尝。那幸福劲儿,仿佛自己真成了一个公主。那个时候的“噼里啪啦”声,早早就把人带进年味儿中。我总跟在哥哥的后边,追着、撵着要上几个小鞭儿,虽然在点燃时那“哧哧”的刹那,也心生紧张,可还是任寒风吹冻着小手一个接一个地放着,放着。在一声接一声的“啪啪”里,跺着脚笑着、雀跃着!

再后来,我随父母搬进了县城,考了学,参加了工作。对年的感觉,就像一块那么经不住捶打、经不住洗刷的红布,颜色渐渐地褪却、褪却……满心以为自己能挣钱了,能让这年的餐桌更丰富,更能让自己拾回童年的快乐,可面对这丰盛的年,自己又多了份孤独。真想和所爱的人秉烛共孤光,更想在两个人的世界里来品味年的温馨……

再后来我实现了这个愿望。可当我们真的要享受这份惬意的时候,周围是那样的宁静,没有一点声音,哪怕是上下楼的脚步声或是微弱的劈啪声也好,可是都没有。寂寞,寂寞的好怕!爱人急忙打了行李,我们连夜回了老家。望着屋里的热气腾腾,闻着烀肉的纯香,睡在烙人的热炕头,我们放下了心,我又像回到了童年,爱人却喜滋滋地说:这才是年!

现如今,我越来越和女儿一样渴望过年。与其说是想和家人团团围坐整夜的撮麻,或是大杯地开怀畅饮,不如说是想享受这份难得的团圆!平日里天各一方,忙忙碌碌,亲情也只能在这电话中传递。是呀,过年了,年迈的父亲用那双被岁月风化得长满老茧的手,满足地在灶坑前添着柴草;头发花白的老母,喜气洋洋地围转在灶台前,那洋溢着浓情的热气、那幅幅的对联和那倒过来的“福”,让我感觉是那样的安稳,那样的祥和!此时,我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!

年,一个中国人特有的节日!它是父母对团圆的期盼;它是孩子对家园的思恋;它是回首过去欣慰的笑;它更是展望明天希望的歌!

作者:淡淡荷香 来源:网络
  • 上一篇:雨后的瓷园__图文
  • 下一篇:美丽的早市
  • 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• 法库情缘(faku.cn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fakupc@163.com 站长QQ:2425329 QQ群:194661472
    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法库情缘网立场 本站只是信息发布平台,所有内容都来自网络,网友自发,摘自信息报等。禁止发布国家法律不允许的内容,注意自己分辩真伪,自我保护,谨防上当受骗!
    辽ICP备08002651号-3
  • Powered by faku V4.0.6
  • 辽公网安备 210124020001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