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法库文化 >> 鱼梁纪事 >> 内容

僧格林沁王陵探秘

作者:汪学松  时间:2019-1-14 14:55:41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一代草原雄鹰归息的地方——辽宁省法库县四家子蒙古族乡僧格林沁墓探秘魂兮归来公元1865年7月的一天,一队扶柩北归的队伍自北京城出发,一路缓缓而行,最终目的地是今天的辽宁省法库县四家子乡公主陵村。车上殓...

僧格林沁王陵探秘

一代草原雄鹰归息的地方

——辽宁省法库县四家子蒙古族乡僧格林沁墓探秘

魂兮归来

公元1865年7月的一天,一队扶柩北归的队伍自北京城出发,一路缓缓而行,最终目的地是今天的辽宁省法库县四家子乡公主陵村。车上殓载的人物是被大清国“倚为长城”的博多勒噶台亲王、科尔沁左翼后旗第十代札萨克(旗主)僧格林沁。

魂兮归来,北归的路上,风吹草低,胡笳呜咽,沿途官民肃容降迎。

3个月前的5月18日夜,在山东省荷泽地区高楼寨吴家店镇的一块麦田里,率7000蒙古骑兵追剿捻军张宗禹部至此的僧格林沁,误中埋伏,《清史稿》上说其“夜半突围乱战,昏黑不辩行,至吴家店,从骑半没,僧格林沁抽佩刀当贼,马蹶遇害”,终年55岁。噩耗传至北京,同治帝为之号啕:“方期天鉴忠忱,克竟全功,长承恩眷,乃猝遇贼伏,力战阵亡。览其死事情形,不禁为之陨涕。”为此,同治帝辍朝三日,以示哀悼,还与两宫太后亲临府上赐奠,“予谥曰忠,配飨太庙,绘图紫光阁。”

谥曰忠,是对忠勇、刚烈,对大清国忠贞不渝的这位科尔沁蒙古族勇士恰当的评价。

“黄金家族”血统

僧格林沁,姓博尔济吉特氏,元太祖成吉思汗二弟哈布图哈萨尔的第26世孙,黄金家族血统,出生于今天的内蒙古通辽市科左旗双胜镇,少时家境贫寒。15岁时,经在雍和宫当喇嘛的伯父暗荐,僧格林沁承嗣了其远房亲族——科尔沁左翼后旗第九世札萨克、索特纳木多布斋郡王,而索王之妻,便是道光的皇帝的亲姐姐。穷孩子一步登天,从此,僧格林沁的人生伴随着大清国的国运,开始了他倍极荣辱的生涯。这一年的12月,15岁的僧格林沁奉命御前行走,赏戴三眼花翎,24岁时,被授予御前大臣、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,25岁时授镶红旗蒙古都统,成为统领一旗之士的年轻将领。道光30年(1850年),40岁的僧格林沁奉命在京郊密云县剿匪,此战,僧格林沁谋篇布阵,亲冒锋镝,一举剿灭悍匪,显露出卓越的军事才华。

咸丰3年(1853年)8月,对清庭构成巨大威胁的太平天国北伐军攻入京畿重地,9月,咸丰帝亲自将“纳库尼素光刀”授予僧格林沁,命其率军进剿。这柄刀非同寻常,乃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遗物,干重之意,不言自明。不负众望的僧格林沁,先是率军在天津南的王庆坨一战击溃林风祥部,迫使其退守连镇,次战用计水淹七军,生擒林风祥。咸丰5年2月,恩封僧格林沁为博多勒噶台亲王,4月18日,再恩诏世袭罔替。此时,僧格林沁45岁。同年6月,僧格林沁再败太平天国北伐军李开芳部,生擒李开芳。

抵御外侮的民族英雄

魂兮归来,北归的路上,车马萧萧,但没有了厮杀的刀光剑影,多的是一抹夕阳残照。

咸丰9年6月,在抗击英法联军的大沽口保卫战中,僧格林沁率水陆军兵,勇敢出战,击沉英军炮艇4艘,击伤6艘,重伤英军司令何伯。这是自1840年外强入侵以来,中国军队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,为国家的独立和尊严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。咸丰10年9月21日,退守京畿八里桥的僧格林沁及所率1万名蒙古骑兵,与英法联军再次展开激战。清军手持长矛、大刀“悍不畏死”,一次次向拥有洋枪洋炮的英法联军发起攻击。

历史在这里留下了悲壮的一笔:八里桥上,抱定必死决心的僧格林沁,骑着心爱的战马,不顾身边尖啸而过的弹雨,和部下的勇士拼死与敌对决着,他身边,高大威武的蒙古旗手,手擎黄地黑字帅字旗,和主人一样,小山般在桥上挺立着。一颗炮弹飞来,旗手倒下了,握紧大旗的手痉挛着,眼睛怒视着前方。就连僧格林沁的对手——法军指挥官吉拉尔,在《法兰西与中国》一书中,对清军的英勇也做了充满敬意的陈述:“没有害怕,也没有怨言,他们甘愿对大家的安全而洒下自己的鲜血,这种牺牲精神在所有的民族那里,都被看作为伟大的、尊贵的和杰出的!”

然而,僧格林沁败了,大清的国都沦陷在英法联军手中,圆明园也被一把火焚毁,“巴图鲁”式的勇敢,终不及现代兵器的威力。

再度出山,师未捷身先死

1865年的5月,因战败被夺爵的僧格林沁再次奉诏出山,这一回的敌手是捻军。被同治帝谕为“忠勇性成”的僧格林沁,率蒙古旗兵在中原大地上“驰追匝月,日行百里,往返3千余里”,一如继往地为保卫大清的江山冲杀着,甚至10几天不离马鞍,最后累得双手连马缰也拿不住,要用布带拴住肩膀才能驾驭马匹。而这正犯了兵家大忌,久疲之师,终于落入蓄势而战的捻军伏击圈中。

有一种说法,僧格林沁兵败被围后,“乃下马踞坐于地,示诸军无退意,匪亦不知其王也,然围之甚急,王恐为贼所得,乃从容就义。”这是震钧在《天咫偶闻》中记述的。还有一种说法,僧格林沁败走麦田时,捻军中一个叫张皮绠的16岁小战士,在搜索中发现了时已身受重伤的僧格林沁,遂上前杀之。此说见于《太平天国史》。在当地还有一首民谣:“张皮绠、真正强,麦稞地田里杀僧王。”

僧格林沁死于张皮绠之手似是真的。8年后,山东巡抚丁宝桢经过密访,抓获了已经是一家米行老板的张皮绠,并在其家中搜出一串僧格林沁所戴的朝珠。不过,此时的张皮绠已改名为凌云,娶妻生子,其子名叫张武。张皮绠死时慷慨直言,陈述杀害僧格林沁的经过,如在眼前。

失“柱石”之痛的大清国慈禧太后和同治帝这一对“孤儿寡母”,对僧格林沁恩恤有加,著僧格林沁的儿子伯颜纳谟祜承袭王爵,孙子那尔苏赏为贝勒,世袭罔替。凡僧格林沁征战过的地方如河北、山东等5省之地,皆建忠王祠,以示悯恤,并在北京专修一座显忠祠,在僧格林沁小时候读书的地方,今辽宁省昌途县再建一座僧王庙,其战死的地方吴家店,也改名为落王庄。同治帝还诏谕:“著赏给陀罗尼经被,照阵亡以亲王饰终,准其入城治丧。其灵柩返旗时,著沿途地方官员妥为照料”,并派乾清门侍卫专程护送。

西风残照圣旨碑

魂兮归来,北归的路上,马队缓缓行进着,快要闻到草原上的花香了。

僧格林沁一生辅佐了大清三朝皇帝,道光、咸丰、同治,堪为鹰獒之士。身为武将,其人忠勇刚烈,冲锋陷阵,敢为之先。咸丰帝听说他在战场上勇冒矢石的事迹后,特赐其“湍多罗巴图鲁”称号,意为急流一样不可阻当的英雄。其身在清庭40年,膺亲王之爵,食双倍俸禄,多次挽狂澜于危机之时,生前身后,倍极荣耀。就连他的儿子和孙子,也分别迎娶的是清室贵胄女子为妻室。作为从科尔沁草原上走出来的忠勇之士,他也实现了为大清国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的誓言。

为僧格林沁选择的墓址是一个背依青山,脚踏泉水的吉祥之地,就在肥美的科尔沁草原左翼后旗领地、一座名叫巴尔虎山的地方。巴尔虎山,蒙语,兴盛的意思。山脚下,同治皇帝御题的青石盘龙巨碑傲然耸立,其碑高一丈七尺,合5.66米,碑首刻圣旨二字,碑身上书大清同治四年乙丑十一月二十日建。碑文为同治帝手书,用满汉两种文字篆刻而就,全文310字,记述了僧格林沁的生平和战事。

慈禧太后偿言:“僧格林沁在,我大清国在;僧格林沁亡,我大清国亡。”想来,慈禧所言非虚,僧格林沁统率的是大清国最后的精锐之师,吴家店之战后,满蒙铁骑不在,大清军队的统辖权,也渐归汉军中的曾国蕃、李鸿章等人所属。昔日的“南曾北僧”,成了南曾的独角戏。又过了47年,大清国也在风雨飘摇中终结了。

陵墓被毁,出土僧王尸身俱全

关于僧格林沁之死,民间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:僧王遇难后,被捻军割除头颅,身首异处,属下只抢回一具无头的身子,下葬时,清庭特选派工匠,打造了一只黄金头颅安在颈项上。

1948年夏天,已安卧巴尔虎山脚下83年的僧格林沁墓,被时为解放区的土改政权捣毁,一代草原雄鹰重见天日。据僧王陵世代看坟人白明儒所见,僧格林沁出土时,身首俱全,面相厚重,身高约1.72米左右,有蒙古族人的体貌特征,身着青布夏装,两层夹衣,左右胸前肩窝处各有一处刀剑创伤,长约10厘米,伤口呈黑紫色。此外,身体其他部位也有多处明显伤痕。僧格林沁的尸身裸露后,既随风而朽。白明儒今年76岁,这是他小时候的记忆。同时看到这一幕的还有村里的前任支书刘景材,今年75岁。两位老人亲身所见,当为不虚。

僧格林沁王陵占地约70亩,位于公主陵村东一处面阳的山脊上,当地人称马鞍山,系巴虎山余脉。据史书记载,僧王陵园建筑极具工巧,气势恢弘,分为内墙、外墙,前殿、后殿,几进院落。墙里墙外,松柏参天。沿山脊而上约百米之处,立有三个宝顶,为僧格林沁及其妻妾穴居所在。其陵前碑楼,高三丈余许,四周各有券洞门,楼内青石铺地,上雕波浪纹,正中端坐一硕大赑屃,头至尾全长3.3米,高1.23米,最宽处1.35米,四足撑地,头颈高昂,张口瞪目,似有向前之势,其身上驮的便是同治帝所题的青石盘龙碑。

如今,僧王陵所居之地,片瓦无存,只遗留下这块圣旨碑,陵园成了一片玉米地,半山坡上,两只石狮子歪在一侧,狮子的前腿已被砸裂,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苍桑。僧王陵守陵人白明儒和侄子白庆荣凭记忆,在山上一处已翻耕好的地垅沟里,插入一截玉米杆,然后向记者指证说,主墓穴位置就是这里,另两个分列左右。记者看到,由于年代久远,原来留下的深坑渐被填平,地上只留有模糊的凹陷痕迹。

历史开了一个玩笑,不仅僧格林沁的墓地被毁,与他同归科尔沁故里的儿子伯颜纳谟祜、孙子那尔苏,死后的安身之所也同期被捣毁。其实,僧王祖孙3人安息之地相隔不远,翻过巴虎山,进入康平县的东升乡善友屯村就是。谁能想到,生前荣华至极,死后寸骨无存。

百年未见,十八只雄鹰在天空翱翔

蒙古族是一个崇尚英雄的民族,僧格林沁死后,在他的家乡科尔沁草原上,流传着上百首传颂他的英雄事迹的民歌,其中有一首这样唱道:

嫩江十旗为羽翼

大漠南北为僚佐

攘外安内的僧王爷

威震四海重竹帛

……

从这首民歌中,我们能感受到僧格林沁在蒙古族人民心目中的地位。早在几年前,内蒙古自治区有关部门,曾来恰商要请回僧格林沁的灵宝,重新立坟安葬。对方态度诚恳,出多少钱都行,被时任四家子蒙古族乡乡长的白云波拒绝了:“那样做,我就是四家子乡的千古罪人!”

热爱这块热土,具有文物保护意识的白云波,稍后既动用人力将散落在山上的僧王陵石狮修复,并搬请下山,重新安放在山下的碑亭前。

2009年11月9日早7点,巴虎山上云气葱郁,一缕寒霜给往日沉寂的山村铺上一层细碎的银花。石狮揭幕仪式即将举行。市、县蒙协的领导来了,仰慕草原英雄僧格林沁的人来了,公主陵村的男女老少也都来了。一杯马奶酒,奠慰英雄魂。早7点40分,揭幕仪式开始。随着一围蒙在石狮上的红布徐徐拉开,在场的人们肃容以对,以示对心目中英雄的敬意。此时,天空中出现了震撼人心的一幕:一队雄鹰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排着整齐的队形在陵前上空盘旋,吻、翼均清楚可见。“一只、两只、三只……一共十八只”,这是巴虎山上的雄鹰啊,是草原吉祥的象征!人们数着、喊着,激动万分。村里老人讲,天空中出现一、两只雄鹰不奇怪,同时出现十八只雄鹰的场面,百年未见。

此时,距僧格林沁死去已144年。守陵人白庆荣对这件事记忆犹新,事隔两年,再次讲起当时的情景,仍历历在目,恍若昨天刚刚发生。

2011年4月19日

 

图片文字说明:

僧格林沁王陵探秘

1僧格林沁陵前同治皇帝御题圣旨碑

僧格林沁王陵探秘

2这是记者在2009春时拍摄的画面,画面中的石狮还斜卧在山上,远处为僧格林沁圣旨碑

作者:汪学松 来源:网络
  • 上一篇:法库县白玉民剧团女演员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• 法库情缘(faku.cn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fakupc@163.com 站长QQ:2425329 QQ群:194661472
    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法库情缘网立场 本站只是信息发布平台,所有内容都来自网络,网友自发,摘自信息报等。禁止发布国家法律不允许的内容,注意自己分辩真伪,自我保护,谨防上当受骗!
    辽ICP备08002651号-3
  • Powered by faku V4.0.6
  • 辽公网安备 21012402000128号